青木香

【江周】Lieblingsmensch-2(上)

Aberbist du mit mir am Bord, bin ich gerne durchknallt.

但是,只要有你跟我一起,我就会像丢了魂一样。

 

第六赛季,战队转进来个新人。虽说是新人其实也不新,只是一直不是很出名,也不知道为什么战队一定要把他挖过来。魔剑士什么的,训练营里头也有几个。

 

江波涛,贺武的魔剑士,名字听上去五行缺水,还缺得厉害。

 

卡名无浪,标准的此处无银三百两。知道你不浪。周泽楷第一次看他资料的时候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风水轮流转,现在要转到自己头上跟那个不浪但是五行缺水的大海的孩子江波涛同志互帮互助战友情了。

 

江波涛转过来的时候是冬天,轮回当时还不算特别有名,只得租了个不繁华的小楼作俱乐部。过来的时候,是经理带着周泽楷开车去接的。

 

江波涛下了大巴,就看到穿个夹克衫的经理和裹得特别严实的他。自诩是个北方人的江波涛下意识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风衣牛仔裤,思考自己是不是还在车上颠着没醒。

 

这儿不是南方……吗?

 

经理上来热情握住他的手,然后拎着他的行李就走了。周泽楷手插兜,看了看这位据说将来要成为副队长的人。

 

格子衬衫配牛仔裤,那风衣明显就是个摆设,他也不怕冷死。

 

周泽楷歪了下头示意了一下,带着他往车那里走。江波涛背上包,跟上他。

 

进了车里开了暖气,周泽楷开始蜕皮脱了大衣,看上去还是有些局促。

 

“你就是周泽楷吧?我是江波涛。”

 

江波涛明显还比较兴奋,总是忍不住往外看沿途的街景快速划过。

 

然后街景就不动了。

 

堵车了。

 

经理淡定地拉了手刹,打开收音机开始听歌。

 

周泽楷把外套盖在身上就露了个头,闭上眼睛打算眯一会儿。

 

江波涛内心:已经习惯了吗???

 

 

 

江波涛,

一个新来的非常想要展示自己成熟一面的青春期少年,

安静而又高冷地,

开始看起了窗外一动不动的车以及树。

 

周泽楷,

一个大多队员都比自己资历老内向不爱说话的空降队长,

一边眯眼瞄着后辈安静如水的侧面,

一边思考他看上去好高冷会不会不好相处,

内心非常紧张忐忑。

 

车开了,经理一个没注意车速快了些,拐弯的时候发呆的江波涛直接被甩到周泽楷身上。

 

江:怎么办之前白装了感觉好丢人这队长不会很不喜欢肢体接触吧他眼皮动个不停就是不睁眼不知道要不要视而不见经理你不至于开这么快吧撑哪儿都不好起不来好尴尬

周:怎么办要不要继续装睡还是扶他坐起来他也太重了吧撞得我肋骨疼第一句开口怎么能说我好疼给队员留下个不成熟的印象你怎么还不起来这也不能说会很尴尬的

 

周泽楷睁眼扶了江波涛一把帮助他坐正,江波涛冲他微笑了下,小声说了谢谢。

 

经理在前排尴尬地笑了两声:后头没事吧?刚不好意思了。

 

“没事。”周泽楷和江波涛同时回答。

“没事就好。”

 

怎么可能没事。周泽楷挪动了一下,在大衣下捂住了自己的肋骨。快绷不住了,超级痛。

 

“对不起。”

 

周泽楷转头,看到的是江波涛凑过来些,一脸诚恳。周泽楷脸皮薄,被他盯着脸红心跳,耳朵都红了,只得转回去。

 

“没事。”

 

下车的时候,江波涛先下了车,然后把车门大开让周泽楷出来。周泽楷点头微笑表示感谢。两个人拎着行李往里走。

“这就是从贺武转过来的江波涛,魔剑士。大家都自我介绍一下。”

“周泽楷。”他作为轮回的队长,第一个开了口。

……

“大家好,”江波涛微微弯了下腰,“我是江波涛,职业魔剑士,卡名无浪。之后就要麻烦几位多多关照了。”

 

经理看着挺满意,“我先把小江送去宿舍,你们该干嘛干嘛,晚上我请客,吃火锅。”


TBC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