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香

甜甜圈与江周[江波涛生日贺]

11月的魔都冷得难以置信。明明看着预报零度以上,寒风从脚底一路窜上来,整条腿都是冰的。寒气跟着潮气一同钻进衣服里赖着不走,捂着也捂不暖。天气正如传言的那样,点的是魔攻。

双十一,单身狗节日,又名,手速比拼。抢得到就好,抢不到就死。对于全校抢一个网的大学生来说,有个好的wifi的咖啡店更是加了一堆分。

咖啡店轮回今天满座。寒风瑟瑟,为了美丽穿得少的女孩子都暂停了扫荡大业,钻进了这家精致暖气又足的店面来一杯正宗的咖啡。店名轮回,推出的甜点蛋糕分量小却又精致,价格却又没有那么过分,平时也有常客过来光顾,但也不至于到排队的地步。

“外面排着队?”江波涛从厨房出来,手上还端着一盘新的彩虹蛋糕。他打开收银柜旁的展示柜放进去。

“是啊,外面放着的位置都坐满了。”收银的小哥看了眼表。“这队都排了半个小时了,越来越长。”

“想法子安抚他们一下吧。”江波涛念着,回了厨房。

在外面的人们或坐或站,或捧着手机或三五聊天,都排着队。一阵甜香传来,江波涛端了一盆新做的甜甜圈出门,甜甜圈还冒着热气。他清了清嗓子,大家都安静了下来:“辛苦各位了,这里有些小店特地做的,新鲜的甜甜圈,先垫垫肚子。”他用油纸包了一个甜甜圈,塞到了身边最近的人手里。

甜甜圈新鲜制作,带着一股面粉香。刚炸好,油香味也特别重。上头撒的不是糖粉,而是白砂糖,在嘴里沙沙的口感,咀嚼的时候咬碎砂糖的时候带来的甜味,都给甜甜圈加了分。甜甜圈的甜味跟给人以满足的心理慰藉都是甜甜圈火爆的原因。虽然热量极高,但是绵密的面包填满了口腔,小麦香气跟着热气一同窜到鼻腔,不知不觉感觉肚子里也暖和起来了。

寒风还是照样的吹,甜甜圈很快就冷了。砂糖混合着表皮上的油黏在纸上,香气也瞬间消散了。队还是一样的长,但是大家脸上都有了些笑容,好像不是那么难等了。也有可能,是对于咖啡店有了更加多的期待值。

不一会儿,风居然变小了些;天也敞亮了。清晨带有的露气终于被越来越强的太阳光蒸发;暖和起来了。咖啡店里的人不知不觉变少了,外面排队的人也都开始往里涌。咖啡店又开始了与平时无异的一天。

在所有人都静静享受着下午茶的时光的时候,推门进来了一个人。他穿着件灰色的长风衣,脚下蹬了双靴子,显得特别挺拔。

“一打甜甜圈带走。”他说。

“对不起,我们这里不卖甜甜圈。”收银小哥愣了一下,抬头看了眼顾客。真帅,就是不会看菜单。

“有卖。”身着长风衣的人并没有选择另外的,而是坚持了自己的看法。

收银小哥跟对方交涉试图说服对方真的不卖,并且强烈推荐了他个人最爱的草莓芝士蛋糕。但是对方就这两个字,大有“你不把甜甜圈给我我就不走了”的架势。

“江哥,帮帮忙,这人一定要买甜甜圈。”小哥无奈,看着后面队伍越来越长,还是转身去后面喊了江波涛。江波涛应了声,过一会儿便走了出来。

“小周,你来了吗?先进来吧。”长风衣的汉子帅哥点了点头,走进了后台更衣室。

原来是来打工的吗?甜甜圈是暗号吗?新来的收银小哥目送着他进了后台,满头问号继续接待等待结账的长队。

周泽楷轻车熟路进了后台,脱了长风衣。里面是一件黑衬衫,沾了些汗黏在身上,勾勒出后腰的弧度。他围上围裙,进了厨房。

“干嘛在外头捉弄人家。”江波涛听到了开门和洗手声,没回头,说了一句。”店长大人连自家店卖不卖甜甜圈都不知道吗?“

“你做了。”周泽楷一边低头抹洗手液,一边应答。

“那我不是担心生意嘛,害怕以后没人来了,怎么赚钱养你呀。”江波涛熟练地打发淡奶油,加入白糖。

“切。” 周泽楷擦了擦手,走到江波涛的旁边看了看他手里的碗。

“你先回火巧克力,做点巧克力奶油和小装饰。“江波涛手里不停,示意了一下柜子。周泽楷没听,过来接过了江波涛手里的碗和打蛋器。

“有电子的。“”电子的总没手打的好。“江波涛应了一声,看那人接着打起奶油,去柜子里拿了巧克力切碎。

测着温度隔水搅拌巧克力,江波涛分出一只手在另一只锅里倒入了鲜奶油,开了火。两边都插了温度计慢慢搅拌,他哼着歌儿,摇头晃脑地,看上去有点好笑。

周泽楷把打发完的鲜奶油放进冰箱里,打开柜子拿出巧克力粉面粉,拌了面糊打算烤戚风蛋糕,烤箱正好“叮”了一声。

“戚风蛋糕考好了,小周切一下吧。”江波涛的思绪从不知道哪里瞬间回来,看了眼温度计赶紧关火拿下锅子,嘴里不忘叮嘱周泽楷。周泽楷带上小黄鸭图案的隔热手套,忍不住又对手套翻了个白眼。

“我看到了。”江波涛从他身后叫了声,他吓得连忙乖乖打开烤箱拿出戚风蛋糕,倒置准备脱模,顺便清理了桌子。“炸的甜甜圈给你留了两个,在里头,过来沾点巧克力。”江波涛的声音适时响起,他去里厨房看了眼。

本来就一间大厨房硬生生被周泽楷隔出两间,美其名曰隔绝气味污染。然而里面那件却一直没用来做什么,现有的外厨房够用加上自己也不常来店里,周泽楷几乎没有进去过。不知不觉江波涛倒是瞒着自己装修了。灯和墙壁还是原来的布置,里头倒也像模像样搞了个小厨房,放得都是锅碗瓢盆,电磁炉上还搁着个锅,里头是大半锅油。桌子上搁着个铁架子,油纸垫着上头放了俩甜甜圈,却是已经冷了。

“过来给你浇点巧克力。”江波涛在外间喊他。他端着铁架子推开门,江波涛刚给巧克力回了火,现在正往盆子里收。周泽楷把甜甜圈放在旁边,江波涛盛了一勺,从高处落下,描了个波浪线,正好绕了一圈。他放下勺子去够温着的奶油。

“还要。”周泽楷没伸手去拿,抱臂在旁边站着。

“行,再加点。”江波涛从善如流又舀了一勺。

“涂满。”周泽楷还是没动,下巴撇了下甜甜圈。

“那蛋糕巧克力味就不够了。”江波涛抱着盆子不给。

“不管。“周泽楷伸手来抢,两人拉锯赛,最后以周泽楷手长扒到为结局。

心满意足的周泽楷刮了一大勺直接扣在了甜甜圈上,在他一勺勺往上添恨不得加了一整碗巧克力的时候,只听得江波涛在旁边啧啧感叹:“一百卡,又是一百卡,这勺得算一百二。“

“哼。“周泽楷甩给他一个字,把刮干净的空碗还给江波涛。江波涛叹了口气接过空碗放在一边,从旁边的锅里又倒了巧克力开始回火。“多做了点,留着做装饰的,看样子是没了。对不起了各位顾客,我们又得拿巧克力屑凑活了。”他对着前方墙壁示意了一下,装模作样鞠了个躬。

周泽楷没空管江波涛的自言自语,他忙着吃甜甜圈。冷掉的甜甜圈有点太油,但是巧克力的甜味苦味又补充了这点,还给甜甜圈加了点温。甜甜圈放了一阵子,虽然没有脆的表皮,但是甜甜圈的满足感却增加了。咀嚼时面香跟黄油的香气在嘴里爆发开来,咽了之后嘴里还残留着黄油味以及未凝结的巧克力酱。周泽楷嘴唇上沾着巧克力酱,两颊鼓鼓地咀嚼着甜甜圈。

“都沾到嘴上了。”江波涛不知何时做完了手上的活计,走到周泽楷面前。他带着点浅笑,仰着头,看着一脸纯良,但是脸却靠得越来越近,直到都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周泽楷的唇,从轻舔一路到重重地用舌苔擦过,不断蹂躏着周泽楷的感官。周泽楷的唇皮很薄,现在感觉要破了:从一开始有些麻痒,到最后要坏了一般的凌虐。舌苔带着上面有些结块的巧克力擦过上下唇撬开微微张开的唇瓣伸进周泽楷嘴里,跟他自己的舌头纠缠。

江波涛的舌头一直很灵活,周泽楷一直都很清楚这一点。

正在他以为这个吻将会进行到下一步的时候,江波涛突然后退了一步,咂吧了下嘴。

“真甜。”

周泽楷白了他一眼低下头继续咬甜甜圈,但是嘴角却不由自主地翘起,耳朵也偷偷地红了。

“小周是不是偷喝了蜂蜜?怎么会这么甜。” 江波涛成心撩他,根本不想让这个话题这么快结束。他从身后抱住周泽楷,头搁在他肩膀上,鼻子凑在他脖子旁。

“身上也甜。”江波涛舔了一口周泽楷的脖子,吓得对方一激灵,推开了他的脸。“蛋糕。”

“是,店长大人。”江波涛后退站直,也不管周泽楷看不看得见,敬了个像模像样的军礼,转身去给蛋糕脱模。

蛋糕主要的地方都做好了,接下来就是涂上樱桃酒巧克力奶油,然后装饰。江波涛打开柜子,里面一排排都是自己渍的水果。他拿出最外面一瓶,看了看里面。“小周,回头再做一批苹果酱吧,快到日子了。”“嗯。”

江波涛刷着樱桃酒,周泽楷那里吃完了甜甜圈过来从后面抱着他,抓着他的手十指相扣,干扰他涂。“小周,别闹。”江波涛转头亲了下周泽楷,“有空做点店徽巧克力,甜品上可以放。”周泽楷得了个吻,乖乖回去切巧克力屑,取了一部分隔水加热。

轮回有个看上去特别高级的店徽,但是因为太过麻烦平时两人都懒得做,去外头定也一直没法定。现在店徽巧克力在熟客的心里就跟SSR一样的,要靠玄学才能够获得。

其实玄学都没用,知道店长的出现时间就可以随机掉落了。

但是这个店长出现频率太过随机,搞得大家都有些神经质,其实除了新来的收银小哥不懂行情之外,所有服务生一看到那件长风衣闪进店里立刻发了微信通知熟识的老客,店里不知不觉又排起了队,都是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专门来买的,穿什么的都有。

江波涛端着新出的一盆黑森林蛋糕出来的时候,店里一阵欢呼。轮回的店徽端端正正摆在蛋糕上代替了酒渍的樱桃,但是没人会抱怨。樱桃被温柔亲切的副店长放在了蛋糕最中间码了整整两圈,比上头那一只多多了。要求外带的瞬间排起长队,客人也都举手要求再来一个黑森林。江波涛见怪不怪放下蛋糕让收银小哥困扰,自己回到了厨房。

周泽楷不在外间,里间江波涛放了个长沙发想着有空的时候休息,现在已经完全被周泽楷霸占。他横躺在床上,小腿伸出了沙发外晃荡。

“累吗?”江波涛走过去抬起他的一条腿坐下。“要不就先这样了?”

周泽楷用胳膊挡着眼睛,没回答。

“蛋糕都做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应该够卖了,反正还有一个小时店就关了。”

“不知道店长大人,允不允许小的早退回去照顾媳妇呢?”

周泽楷拿下手臂,手被江波涛的手接住了。

“准了。”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