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香

40FO点文-【江周】落花

落花

手速快过脑速还沉浸在看的奇怪漫画里的时候直接飚题目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后来想想不行听着就BE

贺文怎么能BE呢~

考完了试怎么能BE呢~

出成绩了再说吧……

 ——————————————

江波涛是一位水神。他的父亲也是一位水神,一家人都姓江。在他成年之后,父亲就把掌管的那条江给了他,回家养老去了,整天就管着院子里的小池塘。江波涛一边内心吐槽着自己的亲爹明明也不会老一心就顾着养那几条鱼一边上任去了。

这条江不宽,流速也不快,但是它经过了很多地方,有很多不同的景色。江波涛作为水神管着一条基本上不会出差错的江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平时就待在水底,跟各种鱼一起玩儿,或者是沿着整条江下去到海里找自己的朋友们。江波涛还不是水神的时候,就跟这一辈的年轻神仙搞好了关系,平时也经常会有神前来找他玩儿,家长都很放心。(江波涛幼儿园,你理想的幼儿园)

再后来,江波涛担了父亲的职位成为了水神,不能够轻易离开岗位。同样的,他的朋友们也都有了各种各样的工作,分布在各个地区守护着各个地方,也不能够随便出来。江波涛感觉有点儿无聊,喜欢沿着江游来游去。他不能离开自己的职位太远太久,否则的话万一被发现了就要受到处罚。

“做神好无聊啊。”江波涛隐身靠在河滩上晒太阳。整天待在河里虽然没什么感觉但是心里总觉得会发霉,忍不住出来晒晒太阳。太阳正好,估计太阳神不专心工作,阳光不刺眼正适合出来。

“好希望有人能一直陪着我啊。”

 

一阵风飞下来,树上的花瓣纷纷落下,迷了江波涛的眼。坐起身子扑了扑散落下来的花瓣,一抬头,树旁边却站了个人。

“陪着你?”

江波涛一愣,这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了那儿,自己居然毫无察觉。应该是自己刚才说的话,被听到了吧。

“啊我只是自言自语,打扰到你了吧,不好意思。”

那人摇了摇头,走近了些。他穿着一身深青色的深衣、宽簪,标准的学生打扮。但是他的脸却不如江波涛平时见到的那些人一样,或者说,他比江波涛见过的所有人都要好看。

“等等,你……看得见我?”江波涛起身抖了抖衣服,突然愣住,指了指自己。

那人点了点头。

“你……不是人?”奇怪的问句,那人再次点了点头,指了指身后的树。

树神?江波涛了解地点了点头,指了指身前的那条河,“我是这里的水神。”

“嗯。”那人又走近了些,坐在了离江波涛有些距离的草地上。

 

这人真是我见过话最少的人……江波涛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两个人就坐着看着水面,一言不发。江波涛有些无聊,捡着地上的花瓣叠在一起,又把它们吹倒。在他这么做第三次的时候,周泽楷伸手过来拉住了他的胳膊,摇了摇头。

 

江波涛抬头看了他一眼,周泽楷伸手过来拿过那堆花瓣,拢在手里,用力一捏,花瓣变成了一粒珠子,带着香味。他把这粒珠子递给江波涛。

江波涛接过珠子,抬头看了一眼他。这珠子带着周泽楷身上的香味,清新不浓郁,隐隐的香味让江波涛的心痒痒的。他握紧在手心里,对周泽楷笑了一笑。周泽楷飘起来,落在树梢不见了。

 

回去之后,江波涛把这粒珠子放在了荷包里。走路的时候,荷包隐隐发出香味,好像周泽楷还在身边。他有时候还会到树下看看,或者躺一会儿,或者读本书。但是周泽楷一直却一直没有来。花瓣一点点落下,秋天到了,树也掉了叶子。江波涛心疼这棵周泽楷的本体,就挖了条极小的沟从河里流来灌溉这棵树。

 

冬天到了,周泽楷还是没有出来。那颗珠子已经渐渐失去了香味,开始慢慢变小了。江波涛平时很宝贝这颗珠子,只是偶尔拿出来闻闻,平时都藏在房间的格子里。但是它有一天,还是消失了。

 

江波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己难道喜欢上了那个只见过一面的人?他不想确定,也不敢确定。神仙不会老,但是他们的心会。江波涛怕,怕再过个几年,自己就被这里的生活养成了个老头子。到时候再遇到周泽楷,心与外表一样年轻的周泽楷,自己还能不能够跟他一起。

 

冬天河水结冰了,江波涛也回到了自己家中过年。又经历了一批看不出是长辈的长辈的问候以及一批看不出是晚辈的晚辈的吵闹,江波涛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一年都是这么过的,但是这一年,被各类衣香花香果香缠绕的他,突然有些想念在那天的岸上,青草的气息配上对面传来的麦芽糖味儿,以及周泽楷身上的味道。

 

江波涛作为新上任的水神不时会有人前来问好,旧时的朋友也会过来聊上几句。江波涛在有人来的时候依旧能言巧辨讲着在水边看到的人间妙景,无人说话的时候便一个人喝着酒,也不主动找别人说话,不一会儿便有了些醉意。

“今年新上任的花神真是好看,都说他们一族都是靠选美决定族长的,这次终于来了个男神。”“是啊,就是话少了些。”隔壁厅的织造女仙的谈话不经意飘进了耳朵。男的花神?花仙一族不是一直都是女族长的吗?这时,可巧年轻的女花仙参与了讨论,“我们族长那可是倾城的容貌,我们心甘情愿让他当族长,楷皇美颜盛世,由不得你们不服。可惜族长刚上任要去各处巡视一圈,不知此刻是否能够参加宴会。”花仙说完,莺莺燕燕都抢着要问她关于族长的事,嘈杂了起来,江波涛便托故离了场子,提着壶酒出去了。

 

被凉风一吹,江波涛清醒了许多。随意坐在树下,看着那棵常青的树,迷茫间觉得好像周泽楷就在树上,对着他露出个温暖的笑颜。明知道不可能,他还是伸出了手,好像要接住什么。他闭上了眼,幻想着周泽楷从树上跳下来,跳进他的怀里。

 

然后他的怀里真的就扑进了什么,带着久违的香气。

 

江波涛想要睁眼却没敢。他只是维持着这个姿势,小心翼翼维护着自己这一份得来不易的梦。

他感觉被抱紧了,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说:“我来陪着你。”

他抱紧了怀中的人,忍不住落下泪来。是喝醉了么?何时这么不能控制情绪了。


“别哭,我来陪着你。”


——————————————

本来还想往下写看到2222字瞬间写的欲望变成负值

青木香是个强迫症,放飞自我没有逻辑

某勤恳的作者中暑倒下了给你一个凉凉的水水抱抱

青木香

评论(1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