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香

【圣诞贺】交换礼物,江周,BE

S市是一个从三十年代起就不断接受西方文化熏陶的城市,因此圣诞节这个洋气的节日轮回也是必须要过的,虽然不放假。


 


这个星期,俱乐部门口放置了一颗巨大的圣诞树,下面还有很多礼物。经理也下达了指令,每个战队成员都需要准备一个礼物,作交换之用。早在12月份初,整个俱乐部就已经开始准备起来了。所有工作人员都抽到了别人的名字,要为这个特定的人准备圣诞礼物。没有人知道自己收到的礼物是谁送的,送的人需要研究收到人的喜好来送礼物,叫做“秘密圣诞老人”。


 


周泽楷抽到的是一个没有听说过的人名,偷偷找了江波涛问过之后才知道,是公会的副会长,是个干脆利落的年轻女孩子,平时扎个马尾辫带个眼镜,跟很多人都玩得好,在俱乐部的公会管理部门也是个人物。至于江波涛,周泽楷怎么问他都不说,有些温柔地笑着,周泽楷也不好意思一直问。


 


因为是不认识的人,要按照人家的喜好买东西还是有些难的。周泽楷打定主意在吃饭、休息的时候多多关注一下这个女孩子,看看到底人家喜欢什么。当然,为了不让人家发现,这还得做得比较隐蔽。


 


话是这么说,周泽楷那张脸在全天朝就已经够有识别度的了,在轮回俱乐部里更是不用说。连个扫地大妈都知道,这张脸就是轮回的摇钱树。周泽楷刚往公会部走去,所有路过的人都开始指指点点,猜想他是要给谁送礼物。周泽楷跟江波涛的关系虽然说没有公布,但是俱乐部里的人都心知肚明。江波涛平时一直跟在周泽楷旁边,准备好一切,温柔得跟什么似的,说没有什么都难。


 


走到公会部,周泽楷还是没想起来要怎么隐蔽地关注人家,站在公会部的门口,有些局促。公会部里头也跟训练室一样,两大排电脑坐满了人,不同的是里头吵吵嚷嚷,还不时爆出几句粗口。女孩子坐在最里面靠窗,同其他人一样戴着耳机面对着电脑,冲着耳机里喊话。周泽楷走进去,绕着整个房间转了一圈,想找相熟的会长,然而没有。女孩子旁边空了个位置,会长好像出去了,游戏倒还开着。周泽楷好像感觉站着很尴尬,就坐了过去,从旁边看着女孩子。


 


会长也是个神枪手,双枪、大披风,明显也是被一枪穿云给带出来的穿衣风尚。周泽楷随便瞟了两眼,就趴在桌子上看着姑娘。姑娘好像在带团,说话语速快却不失清晰度,周泽楷听着,心里想着这怎么像是黄少的粉,再加上因为人多空调又开得大,周泽楷打了个哈欠,慢慢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周泽楷被人拍了拍肩膀。睁开眼睛抬起头,看见那个姑娘从她的位置斜过来,拍了拍他。


“周队你怎么在这睡着了,会长今天重感冒,擤鼻涕擤了一天,刚才直接倒下了,被小伙子给带走了,你别等了。”


“没,等你。”周泽楷打了个哈欠,没经过脑子的回答。


“等我?”姑娘愣住了。过了几秒吁了口气,“哦是周队要送的人在公会部吧,来找我问问具体情况?那可好啊,这儿的人我都挺熟的,你问就是了。”


“在这。。。?晚上出去?”周泽楷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嘈杂,不太适合说话。


“好啊,那麻烦周队等等,我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你再睡会吧,还是喝点水?”


“恩。”周泽楷答应着,去饮水机旁边取了个纸杯,倒了杯水喝着。


姑娘看着周泽楷去倒水,又带上耳机投入到游戏之中。


 


移动的风景线周泽楷带着公会一霸出去的新闻很快传遍了俱乐部。实话是,关于周泽楷的什么事情都会传遍俱乐部。晚上出去吃饭,周泽楷与姑娘聊游戏聊得也是比较投机,姑娘是个战法,平时带着小队冲在最前面。周泽楷跟姑娘聊天主要其实也是江波涛提点的几点,要问到哪些问题,但是又不要周泽楷直接问,要绕着弯子问。


 


话虽然这么说,最后周泽楷也是干脆利落地直接就问了。


“你喜欢什么?”


姑娘愣了半秒钟,无奈地笑了下说,原来是自己会受到周泽楷的礼物,还想了半天会是谁呢。周队不直接说还真是猜不到。


又说要什么,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觉得也没什么需要的。


最后只得说,周队你自己准备吧,收到什么都好,最好是带签名的。


 


收到这样一个答案,周泽楷只得又打道回府,在门口跟姑娘道别,姑娘马尾辫一甩,回家了。


 


他回去问江波涛,江波涛听了半天他的叙述之后也说,这样的姑娘也不缺什么,人生过得也挺不错的,你随便买件什么礼物再写张贺卡给她就好了。人家不是说要你的签名吗。


 


完全没有帮助嘛,周泽楷叹气,回去看某宝,打算买个仙人掌送过去,好养又适合整天坐在电脑前面的人。他看东西快,十几分钟就下了订单关掉页面,等着送来了。贺卡什么的去江那里拿一张就好了,周泽楷想,他每年都要送很多张,一定有存货。


 


到了江波涛的宿舍,周泽楷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回复站定等着江波涛出来。


有些急促的脚步声,打开门锁声,然后是江波涛沾着汗水的一张脸。小周怎么了,他问。


贺卡,周泽楷答,想着为什么江会出汗。他视线越过江波涛,看向房间里面,好像也没有什么。


到我这来拿吗,好啊,小周等一下。江波涛转身又进了房间,周泽楷跟在他后面。满房间的包装纸和丝带,从桌上一路延伸到地下,地上全是双面胶的塑料纸。有几个已经包好了的礼物,还打了漂亮的蝴蝶结,还有几个还没准备好的盒子。江波涛抢先几步到了桌子旁边,摸了一个小盒子放进外套里。周泽楷看得分明,那是一个天鹅绒的小盒子,他自然知道这是装什么的。


 


戒指。


 


周泽楷有些激动,他们两个已经谈了很久了,但是在这个圣诞节好像就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也要给江波涛好好准备个礼物,周泽楷下定决心,购物车里那套圣诞的衣服就买了吧,晚上穿了给江波涛看。


 


江波涛从桌上拿起一叠贺卡,递给周泽楷。你自己选吧,他说。每一张贺卡都不一样。


周泽楷接过那一打贺卡,翻看着。其实是一套的,只是封面上的花样有些不同。周泽楷想着那个女孩子意气风发的样子,笑了笑,最终选了个圣诞树镂花的,里头衬的纸是淡绿色的,跟大红色很配。江波涛的眼光,其实一直都很好。


 


拿着这张贺卡,周泽楷又绕着地上那一堆礼物转了转,想要分辨出江波涛送礼物的对象。肯定是有送给家人的,还有战队的每个人,经理可能也有一份。有些应该会寄给别的战队,江波涛的朋友全圈子都是,每年都会收到大于礼尚往来的礼物。至于周泽楷,闷葫芦一个,他自己也知道,收到的礼物都不是很特殊的那种,还不如粉丝的有点期待性。


 


好了好了,小周不要乱看了,看到了就不惊喜了。江波涛跨过礼物堆走过来,把他推出门。明天见,他挥了挥手,笑着关了门。


 


站在门外的周泽楷有些发愣,但是觉得不该乱看,回到了房间开始写贺卡。写完封好放在桌上,仙人掌还没到,先养着,圣诞节再给出去吧。


 


圣诞节当天,周泽楷在公会部开始训练之前就借了钥匙把礼物放在姑娘桌上,再回到宿舍抱别人的礼物。别看周泽楷平时不说话,送礼物可是一点不含糊,都是送很合心意的那种。他早早到了训练室,把别人的礼物都放在了圣诞树下,坐在沙发上喝着水等着他们来。


 


队员都陆陆续续到了训练室,各个都抱着一堆礼物,按照圣诞树下挑好的位置给别人都放好了礼物。经理也进来放下一大把,又出去了。还有门卫拿来的两麻袋快递包裹,也都堆在了底下。


 


虽然说是圣诞节,训练也是要训练的,礼物堆在圣诞树下,每个人都有一个小山。因为之前没有通过气,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会收到什么礼物,而更加令人期待的就是秘密的圣诞老人送的礼物。所有人完成训练项目都加速了很多,以至于平时要5点才能做完的项目今天4点半就做完了。虽然说只是提前了半个小时,但是对于职业选手来说要花的精力可是大把的增加,每个人都有些累了,喝着水自己做着手操。


 


礼物。周泽楷说,首先抱起了自己的一座山放在了桌子上。分散在整个房间的战队成员都集中过来,抱起了属于自己的一把放在了座位上开始拆起来。


 


周泽楷先拉出了一条围巾,然后是毛绒的衣服、圣诞花纹的保暖杯、一大盒零食,应该都是粉丝送的;叶修的半打泡面;黄少天的圣诞T恤,估计也没意识到这里有多冷;王杰希的抱枕,闻上去一股中药味;张新杰的台灯,上面很大一个时钟……拆了半天抬起头,周围的人都拆得差不多,每个人的桌上凳子上都全是东西,满地的包装纸。东西有些大同小异,估计也是同一批买的东西而分送的。至于叶修的泡面,则是清一色的红烧牛肉味。据他说,这才是泡面的正品味道。江波涛收到的礼物也很多,但是反倒是第一个拆完的。会包的人拆起来更快,直接找着接缝一拉,就开了。


周泽楷找了半天都没有想象中的小盒子,他抬头看向江波涛,江波涛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兜。要待会当面送吗,周泽楷有些激动。他看着江波涛桌上的自己的礼物,已经被拆过了,但是却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自己把那套衣服买了他不开心吗,周泽楷心里有些疙瘩,但是想着待会会收到的礼物很激动。


 


在所有人都拆完、互相偷看完、一片寂静都打算抱着礼物回去了的时候,江波涛拍了拍桌子。


静一静。我有些事想让你们知道一下。


江波涛严肃的表情让所有人又回到了位子上,看着他掏出一个天鹅绒的小盒子。


哦哦哦~~~战队毕竟都还是年轻人,明显气氛已经高涨了起来。周泽楷站在他面前,已经局促起来了。


江波涛跪下,将盒子缓缓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样东西。


 


项链。


 


氛围突然凝固了,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个展开。水到渠成的求婚,就这么被打断了。而且明显对方就没有要求婚的打算。


 


江波涛站起来,绕过周泽楷给他戴上项链。十字架闪闪发光。他转到周泽楷正面。


对不起,江波涛开口,清晰地声音在训练室回响,我们还是分手吧。项链是分手礼物。


说完,他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抱着自己的礼物走开,独留了一个包裹在位子上。


 


是周泽楷的那套衣服。


 


周泽楷低头看着脖子上的项链。虽然他不信基督教,但是圣诞节送十字架也不是那么的奇怪。项链上的钻石反射着头顶冷光灯的光,闪着周泽楷的眼睛。他又抬头。


 


战队的人都围了上来,不知道为什么江波涛会突然提出分手。一直到今天下午,江波涛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对周泽楷非常好,甚至好过平常。


 


不会就是这个原因才这样的吧。站在门口的工作人员越来越多,而孙翔却打开了江波涛留下的那个包裹。


 


一件圣诞的外套,红色的绒质地,白色的勾边,大布纽扣,还有一个圣诞帽配套。收腰下摆却展开了些许,很正常的一件外套。


 


只有周泽楷知道,他原本是打算只穿这件外套出现在江波涛的面前。他身长,长外套也能穿得很短。节日要好好庆祝一下。他知道,江波涛看到的一瞬间就知道了自己什么意思。


 


但是他还是走了。留下自己一个人在这里。


 


周泽楷没有哭,他沉默着推开了所有人想要抱他的手,自己抱着那一堆礼物,戴着那根项链,从孙翔手里拿回那件外套,回到了房间。


 


房间里没有开暖气,冷得透骨。S市的冬天潮,寒气可以从地板往上钻进腿,把整个人都冻住。周泽楷回到房间把礼物放下,坐在床上,拿出了外套看着。他脱下外衫留着内衣裤,穿上外套。


 


外套有些宽松,扣子眼也很大,也很容易被解开。这衣服做得本就别有用心,不是给平时穿的。


 


当然,现在那个用心已经没有了。


 


周泽楷抱着衣服倒下,躺在地上。后来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几乎是必然的重感冒,头晕脑胀的,鼻子塞住了,挣扎了好久才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经理请假。


 


对面的经理忧心忡忡:小江走了,你又倒下了,这轮回是要散了吗。


 


昏沉的脑子捕捉到了经理的信息:江…走了?


 


是啊,经理叹气,上礼拜就跟我说了,说要退役,也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晚上打了个包半夜就坐飞机走了。不过你好好养病,我先去看看战队啊。挂了电话。


 


睡不着。周泽楷又翻了个身。没人照顾。以前生病的时候江都会在的,他想,给我倒水买药。想着想着有点想哭。他抽了两张纸,擤了擤鼻涕,偷偷接着掉下来的眼泪。他把冰冷的手指贴在眼皮上减缓想哭的欲望以及眼泪造成的充血,以前江会给我捂手,或者冲个热水袋。他缩进被子里,昨天下雨被子有些潮,捂不暖。以前江会给我烤干被子,还开上暖气。不论做什么都有着江的参与,他突然离去给周泽楷的生活里带来了一个极大的空缺,再也找不到合适的大小补上。


 


躺下的时候好像有什么硌着了脖子,他伸手一拉,是那条项链,已经被捂得暖起来。他把项链拉到前方,握住了它。江波涛……他想。圣诞节……要想点什么别的,别想他了。对了,那个什么秘密圣诞老人的,我收到了什么礼物?拆的礼物都是有来源的,反而没有那个秘密的包裹。


 


周泽楷从被子里探出头,看见书桌上有个包裹,未拆过的那种。他从被子里探出身子,去够那个包裹。包裹被他一碰从桌子上掉了下去,盖子本就松,掉出了一件东西。


 


戒指。


 


还有一张纸条。


 


周泽楷不顾冰冷的房间,出了被窝捡起那张纸,上面写着:


 


小周:


 


惊喜吧~我就是你的秘密圣诞老人呢。本来要向你求婚的,突然厌倦了这一切,戒指都买好了还是送你吧。我走了,回去考个大学继续读书了,也会退役。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希望你以后还能继续闪耀在荣耀圈子里吧。


 


诚挚的,


江波涛




-------------------------------------------------------------------------------------五千字!一字不差!耶!


在发现自己晚交了作业要下降一个等第之后就BE了。不好意思啊小周~


赶上了末班车,差点就错过了圣诞节。。。各位圣诞节快乐哦~

用冰手捂眼睛止流泪什么的亲测有用~

欢迎回复~么么哒~


青木香 敬上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