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香

小周可以选择不穿但是他穿了(终章)

昨天晚上基本上是无意识的在打字了,把最后一段小小重写了一下。

放一下前篇地址。

http://cindyzhao100.lofter.com/post/1caec23b_8dc82e2


(作者化妆废凑活一下)

拍完了,大多是周泽楷坐着的照片,桌子底下的长腿也摄入图片,毕竟那也是一个亮点。还有一些拿着食物像是要服务的场景,最后还有一张小福利,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楷还跪在了床上,拍了一张仰头看镜头的照片,腿折着,鸭子坐的照片。女孩子喜欢这么坐是有道理的啊,江波涛笑着想,继续指挥周泽楷把腿放到后面。因为男性骨盆结构与女性有些不同,大多数情况下男性都是无法坐到底的(作者问的时候受到了男孩子完全不难啊【图片】的冲击然后自己尝试的时候在学校里一声惨叫实在是痛炸也是不活了)。周泽楷做的时候也很为难,最后还是手撑在床上往前倾拍了这张照片。不过角度问题,反而突出了手臂的纤长。因为姿势的设置以及假发的遮掩,最后肩膀的问题被稍稍遮盖住,既能看得出是男性,也不会太突兀。江波涛的化妆也起到了很大作用。脸上的妆容把过于英朗的地方减弱,整张脸看起来柔和,脸上画的妆淡却点睛之笔,眼影显得眼睛更加水润,唇彩给薄唇带上了一丝红色,好像在诱人亲吻。对于颧骨的阴影也柔软了整张脸的线条,看上去美好而又诱人。因为太过羞耻,周泽楷的脸上带有淡淡的红晕,显得整个人容易亲近,也更加美好。这次传照片可能又是一片求娶了,江波涛好笑地想,可惜他们都不能成功了。

 

他是我的。

 

江波涛放下手机,走过去,周泽楷还维持着有些痛苦的鸭子坐,撑着手臂让自己不要坐下来。江波涛过去,把周泽楷的腿轻轻拉回身体前方,揉捏着膝盖处。周泽楷轻声舒了口气,把另一条腿也移回来,自己则向后躺在了床上,放松着。裙子本就短,周泽楷又没有这个意识,曲着腿让江波涛按摩,殊不知裙摆已经快贴在腰腹处,自己已经快被看光了。江波涛也没特意提出,继续揉着膝盖,不时说几句话,也跟平时一样。

 

“这次就这样吧,待会回去稍稍修一下,效果还不错的。”

 

“嗯。”

 

“脸上妆待会帮你洗掉,一直带着也不好。”

 

“嗯。”

 

“这次是裙子,小周不会怪我吧。粉丝生日呢。”

 

“......”

 

江波涛抬头,发现周泽楷已经睡着了。假发因为往后的一倒有些乱了但也没有脱离头,发丝到处散落着,还有几丝落在了脸上。江波涛把周泽楷的腿放平,俯过身把头发从脸上轻轻拨开,露出周泽楷的脸。周泽楷睡觉很容易睡得很熟他知道,但是这么快就睡着还是第一次见到。应该是太累了吧,那几个动作,还有高跟鞋。江波涛想着,起身拿了化妆棉、卸妆液等,打算安静地把妆卸了,周泽楷睡起来也比较舒服。

 

他沾了沾清洁液,先从睫毛膏开始,用棉签缓慢而又温柔地擦除。不知过了多久,也可能只是几秒钟,他将眼妆完全清洗干净,周泽楷本来拥有的眼睛就这样露了出来。江波涛俯身,用唇轻轻碰了一下周泽楷的眼皮。几乎不能算作一个吻,江波涛用的力度甚至比之前还要轻,而周泽楷也没有醒过来,继续安稳地睡着。继续往下,江波涛把腮红擦掉了。腮红下,周泽楷之前因为裙子而一直红着的脸与腮红也差不了多少。江波涛看着周泽楷脸上还未消去的红色,轻笑出声。他轻柔的触碰那片红,手上不经意滑到了嘴唇处。好像是有些痒,周泽楷抿了抿嘴,还砸吧了一下,有些不满味道。江波涛摸到的是一片黏,唇彩还没有去掉。他取出新的化妆棉,将薄唇擦拭干净之后,将自己的也贴了上去。刚才接触过清洁液,周泽楷的唇微凉,而江波涛则是温柔、暖和的,两者的温度飞快交换,拥有了一样的温度。

 

一吻终了,周泽楷还是没有睁开眼睛。江波涛看着他的睡颜,温柔地笑了。这样可爱的小周,才是我喜欢的那个啊。

 

接下来就犯了难:裙子布料肯定不如睡衣,穿着不舒服,而且丝袜小周也穿不惯,睡觉肯定会很难受。但是,这时候叫他,他睡不醒换衣服,会更加难受的。给他偷偷脱吗,可以是可以,被抓包了可就尴尬了。自己之前偷偷亲他,他也不知道吧。

 

周泽楷,我喜欢你。

 

江波涛对着周泽楷轻声地说了出来。跟周泽楷的话少不同,江波涛认为语言才是最重要的,因此,他会选择最合适的方式表达自己,也善于跟很多人交流。这也是我被轮回挖过来的原因之一呢,江波涛想着,还是觉得有些不靠谱。不过还好,我们两个可以互补啊,小周。遇见,真好。

 

周泽楷听到那句告白没有什么反应,好像是真的睡着了一样。江波涛叹了口气,认命地开始给周泽楷脱衣服。你突然醒来可不要怪我啊,我都是为你好。江波涛一边解着围裙的结一边嘴里碎碎念着。

 

围裙解开了,身上的配件也都一一取下,江波涛吸了口气,视线落在周泽楷的腰腹以及更下,把手伸进裙子,落在了周泽楷的侧腰上。丝袜,这是一项肯定得解决的问题。周泽楷躺着,丝袜被压着,往下拉不弄醒他会非常难。但是还是得硬着头皮上。

 

果不其然,刚开始拉因为腿上的皮肤受到了摩擦很不舒服且无法忽视,周泽楷立刻就醒了过来。当时他看到的江波涛正在脱自己的丝袜,短裤摇摇欲坠,裙子被拉到腰腹处堆着。周泽楷几乎立刻收回了脚,拉下了裙子,想要把自己的腿藏起来,夹紧了双腿。但是腿太长裙子又太短,怎么样都不会藏进去的。丝袜挂在大腿上,露出一小节白皙的皮肤,反而显得更加的暧昧。

 

江波涛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继续拉着丝袜。周泽楷吓得把裙子更往下拉了点,这样子的江波涛有些不同,有些可怕的样子。醒来的周泽楷因为不配合,拉丝袜变得更加的麻烦。但是,江波涛还是更加有经验,最后手使劲一拉,整条丝袜正式脱离了周泽楷的腿,晃在了半空中。周泽楷呼了口气,摸了摸自己放开束缚的腿,同时也不敢放开裙子。

 

“后面露出来了哦,小周。”江波涛怀着笑意开口,周泽楷连忙伸出一只手把后面的裙摆也盖住。“这样不行啊,这样要怎么脱了睡觉啊。来放手小周,我帮你脱掉。”

 

周泽楷涨红了脸,他还不习惯自己的副队对自己周到到衣服都要帮忙脱。但是他还是放开了裙子,趴着转过身想要让江波涛帮他拉下拉链。

 

江波涛拉下拉链,被裙子遮住的背又一次露了出来。江波涛用指尖贴着脊椎,跟着拉链往下走。“可、可以。”周泽楷转过身,有些羞涩。他想一个人脱。

 

江波涛笑,“小周的意思是,可以亲了?”话音刚落,他便凑上了自己的唇,轻轻地碰着周泽楷的。周泽楷好像是被吓到的样子,被冷冻住了。江波涛一触即分,想要再次直起身来。却不曾想,周泽楷从他后面抱住他脖子,把他往下拉了拉。江波涛又一次碰到了周泽楷的唇。这一次完全不同了,周泽楷张开了嘴,邀请他的进入。江波涛把舌尖探进周泽楷的口腔,感觉自己的完全不同。他捕捉到了周泽楷的舌,舌尖轻轻舔了舔,感受到它害羞的缩在一团,正如它的主人一样。

 

江波涛拉开丝距离,贴着周泽楷的嘴唇说:“现在你是我的了。”这件事公开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毕竟他们本来就已经亲密到只剩下最后一道工序,而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反而让事情更加简单了起来。

 

江波涛直起身,周泽楷也跟着起身,之前拉开的裙子拉链导致裙子从上身滑了下去,而在腰部有一整圈的衣服。周泽楷身上挂着件女仆装,痩直的肩膀以及上半身几乎完全裸露着。周泽楷低头看了眼自己。脸立刻爆红,拉出床上放着的被子就钻了进去,连头都不出来了。江波涛一拉,拉下了一顶假发。

 

再给小周一点时间吧,先让他适应了再说。江波涛叹了口气,梳着假发又离开了卧室,去客厅整理物品。过了会,周泽楷跳了出来,身上裹着那条被子。江波涛把手链放进袋子里,说“小周我先走了,图会修的,修完我直接用你的号发,对了你改个密码吧,回头玩意被盗了怎么办。”他走过周泽楷,什么都没说。

 

周泽楷最终还是裹成了毛毛虫跳到了江波涛的面前,一放手,被子落下,里面的周泽楷只穿了一条短裤。上身的以及精瘦的腰都成为了视野中无法聚焦的地方。江波涛扔下袋子,放在了旁边,冲上去抱住了周泽楷。

 

再后来周泽楷上了自己的微博看照片,不意外地看到了一堆评论转发。最底下是江波涛发的一条,是这样的:

我们相遇,又相知。

我们凝聚,永不离。

我们相爱,到尽头。

一枪穿云,周泽楷。

魔剑无浪,江波涛。

谢谢。

 

不出意外地被刷屏各种被艾特。

周泽楷点了转发,在里面只放了一个字,“嗯”。

 

全世界都不懂我,有你就够了。

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我也已经喜欢上了这个一直对我好的你。你的生日,我也会尽力满足你的希望,哪怕这很羞耻。

 

最后江波涛大大还是没有把那张鸭子坐放上去,美其名曰别欺负骨架长得不好的人。其实只是私心吧,哼。周泽楷有些愤慨地想到自己穿着高跟鞋受得罪,觉得江波涛大大也是有些腹黑的。如果那鞋不累人,这一切还会发生吗?没人知道。

 

HE

肉估计是没有了,除非开新支线。

某种意义上也是江波涛生贺的一发完呢【不是】

其实上次的小配件应该是某种小道具结果还是下不去手最后莫名的结局了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