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香

【江周】老司机江波涛(点文+七夕贺文)

 @馍蛋白 你的点文+七夕贺文

馍蛋白: 江周!代驾司机江波涛和离家出走的小少爷周泽楷!【星星眼】 
哈哈哈世界上哪有我这么聪明的人,把点文跟七夕一起写了 
小朋友请不要学习哟,这是坏榜样kira~★


七夕是个好日子,可以接到很多生意,坏处是恨不得弄聋自己的耳朵。代驾司机江波涛如是说。

开车出来的小情侣们喝了点小酒,蜜里调油,打了个电话叫代驾开去宾馆,度过不可描述的一夜,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当然,作为一个服务到位的代驾司机,江波涛也接到了很多很多的生意。他整个晚上都忙着卡着限速开车,把一对对情侣送到他们希望在的地方。

因此,在半夜突然接到个只有一人的单子,觉得有些特殊。等他骑着小电摩到地方的时候,更惊讶了。硕大的城堡似的别墅里人声鼎沸,门口站着个孤身一人的男生,转着手里的车钥匙。

“周先生是吗?”江波涛停好小电摩凑上去。 
“嗯。麻烦你了。”车钥匙一递,利落地上了后座。江波涛摸了摸手里的玛莎拉蒂钥匙,一边惊讶于这车的崭新程度,一边乖乖开了驾驶座的门。 
“请问先生要到哪里去呢?”看了一眼油表,江波涛转身问那位男生。男生穿着正式,脖子上还系着领结。他偏着头看别墅,“随便。人少点的地方。” 
江波涛皱了皱眉,总觉得这套路是要劫财劫色。但是打电话的号码是多年来的老顾客,出手阔绰为人忠厚,他也不舍得放弃这个回头客。 
“有一家港式茶餐厅,现在应该还开着,去喝碗汤如何?”听到“嗯”一声后,江波涛便发动车子,带着这位迷一般的人物驶向自己熟识的老店。这家店在江波涛家门口又开到晚上两三点,江波涛晚上接完单子往往会去喝盅炖汤,今日也算是有个伴儿。

等到了地方停车,江波涛转身示意周泽楷下车。周泽楷仿佛刚刚回神,摸了摸兜:“我……我没带钱。” 
“没事,赊账吧。你用的手机号主人跟我还蛮熟的,让他下次补上。”江波涛应了一句,引着他下车进店。

店里亮堂,就是人少了些。江波涛问罢今日的炖汤,沉思了下。“瑶柱蛋白炒饭和红豆莲藕龙骨汤,两份儿。”服务员续上水,消失在了后厨。 
“周先生您跟电话的主人周先生是什么关系呀?”江波涛摸出手机给他看了一眼通话记录。 
“周泽楷。”对面的男生喝了两口水,声音有些沙哑。 
江波涛这才发现对面的男生长相真是世间难得。个子高、挺拔不说,那张脸丰神俊朗,难怪刚那颜控服务员态度好得像是换了个芯子。 
“周泽楷……”江波涛重复了一遍,“难道你是周先生的家人?周先生是令尊?” 
“嗯。”周泽楷好像不想多说,应了一声就继续喝水。

江波涛拿过桌上水壶给他续上,自己也添了些。两个人面对面,场面有些尴尬。还好服务员正好过来,放下了两盅汤。 
汤是用紫砂盅分好放在蒸箱里的,炖了一天最后的几碗总是额外香浓。江波涛盛了勺吹,余光里瞟见对面的周泽楷直接吞了一勺,烫得直接吐回了勺子里,忍不住笑了起来。 
“刚从蒸箱里出来,悠着点慢慢来。”江波涛看着对方委委屈屈舀了小半勺吹起来,忍不住觉得可爱。他看着对方头上柔软黑亮的头发,微微打着卷儿,也觉得可爱。

完了,莫不是恋爱了。江波涛内心的自己摸了摸心,感叹了句上天果不欺我,让我在七夕节最后还喜欢上了个人。不对,现在莫不是第二天。 
炒饭很快上了,瑶柱丝、蛋白碎、芹菜碎和着粒粒分明的米饭,虽然香气没有那么足,不过却很清爽,适合当夜宵。

热腾腾的炒饭、热腾腾的汤,在半夜暖身十分好。微微出了些汗,感觉更是精神一振。江波涛打了个哈欠,想着今晚怎么处理这个小少爷的事儿。 
“周泽楷,吃完我送你回去?时间也不早了,宴会该结束了。”江波涛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我不回去。”周泽楷咽下一口饭,坚定地回答。 
“这……”江波涛想了下,“那先在我家住一晚上?虽然比较小,但是暂住一下还是可以的。”博得周泽楷的首肯后,他开着车进小区停好,带着周泽楷就这么回了家。

总感觉进度快了些。江波涛一边开门一边想。这才多久啊,怎么就登堂入室了? 
话虽然这么说,他还是给老顾客发了条短信,解释了下自己所遇到的事情,再给比自己高些的周泽楷找了睡衣和新毛巾,推他去洗澡。 
等江波涛舒舒服服地(怎么可能)躺在沙发上的时候,对方正好出来。头发还滴着水珠,看着他只露了一个头。 
“会不会不舒服啊……”对方好像十分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你去床上睡吧,再怎么说也是客人。”江波涛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安于这个环境。 
周泽楷进了房间,又出来。“床够大……”他抿了抿下唇。“都睡床吧?” 
江波涛装作推脱实则兴奋,乖乖躺在床靠窗那侧。周泽楷倒是乖乖睡了,江波涛在月光下看着他的睡颜,心想,完了,沦陷了。

后来周泽楷经常以代驾为名叫他陪玩,江波涛也装作不知道,乖乖接了人走玩一天,再给人送回去。就是费用周泽楷出得比较多,江波涛觉得自己有种被包养的错觉。他提过一嘴,被周泽楷以“你代驾,我雇你的。”堵了回来。 
这不行。江波涛想。这种不平等的恋爱关系对未来可持续性发展是没有帮助的。

再后来从某天开始,周泽楷再打电话,江波涛都推说不做代驾了,拒绝跟他出去。他伤心了一阵子,直到某一天他父亲接到江家的请柬,邀请他参加犬子的生日会,还特地附上了给周泽楷的一张。周泽楷不喜欢宴会,每次都要寒暄交谈,对他来讲还不如溜出去吃点小吃。 
江家也奇怪。最近几年才搬来,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家的下一代掌家人知礼稳重深得喜欢,开宴会却说犬子不明事理,硬是不出面。等S市已经习惯了这个永远不存在的下一代,突然又要办生日会。 
等周泽楷见到那新小少爷的时候,表情直接变了,根本守不住那飞起来的眉毛,还有迅速别下去的嘴角。 
江家未来掌权者江波涛,给周先生和周泽楷打了招呼。周泽楷一字没说。

再再后来,故事就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可以知晓的了。只是偶尔在报纸上看到两人,紧握的双手及手上模糊的戒指,可以暗示些什么吧。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