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香

【江周】Lieblingsmensch-21(完结篇)

Doch jetzt lachen wir, als wenndu nie weggewesen wärst. 

但是现在我们一起笑着,好像你从没有离我远去。

 

另一个城市,另一片风景。这是江波涛说的。周泽楷看着他的笑脸,没有说话。

 

同样的咖啡店,同样的江波涛。在昏黄的灯光下,实木透出的温润光泽映照出这张他早已铭记于心的脸。周泽楷想,自己为什么就认定他了呢。

 

江波涛牵起他的手,就像以前那样为他按摩,做着手操。他感受着那双微带薄茧的手揉搓过他手上的关节,按压某些穴位。他一直不懂原理,以前教了怎么做就一直做下来了。江波涛估计知道,有时候周泽楷训练时用力过度,被他按两下,手就软了。

 

他们俩坐在距离吧台最近的一张桌子上,高脚圆桌,一人面前有杯咖啡。周泽楷的焦糖摩卡,江波涛的卡布奇诺。两人都没怎么说话。

周泽楷拿出本书低头阅读,江波涛眼神吊着吧台那边,撑着头发呆。两人就这样待着。

 

周泽楷忍不住笑出声来,他侧过书页,凑过去给江波涛看。两人头顶头,一致笑。江波涛指着书页念了两句,周泽楷很给面子地继续哈哈笑。江波涛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说起别的书的相关经历,一边拿手比划一边笑,周泽楷侧耳倾听,忍不住也笑出声。

书摊开在桌上没人管,他们俩说起过去读的书,以及互相错过的那段时光的生活经历,忍不住都感慨起来。

 

江波涛约了周泽楷去美术馆。最近有个新展,当代艺术。

 

周泽楷去了,宽大的T恤配上破洞牛仔裤,看上去就是个清爽的大学生。头发略长,在后面扎了个小辫子,完全是文艺青年的装束。

江波涛也穿着休闲,条纹衬衫配上深色牛仔裤,偏稳重,却在脚下蹬了双板鞋,基础款,显得并不老气。

两人见面,相视一笑,并排进了场馆。相距不远,也没有很亲密的动作。进去了之后开始看起作品,几乎就不说话了。

 

两人本就不是学艺术的,像模像样端详之后再看过作品简介,也就完了。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糊里糊涂逛了大半个馆,两人不由自主在一张画前停留下来。

 

那是一幅房间内的摄影。没有人气儿,东西已经很久没动过了的样子。阳光从纱窗帘透出来,十分柔和。柜子上塞满了各类装饰物,沙发上靠枕随意堆着,墙角种了一株树苗,还未长成,叶子还是嫩的。空气里飘着些许灰尘,一切都好像静止了。

 

两人看了很久。明明是不一样的场景,却总是有个声音说:这就是你们现在的房子。它就这么闲置着。

 

江波涛没说话。他侧了侧头,看了眼周泽楷。周泽楷眼里闪着光,看他了一眼,撇开了眼神。江波涛拿手够他的,周泽楷的手冰凉,握住的时候瑟缩了一下,还是没挣开。

 

不知过了多久,后面的人走开,脚步声唤醒了他们俩。周泽楷受惊般看江波涛,江波涛一笑,拉着他继续往前走。

迷迷糊糊逛完,出来就是大太阳。馆前的那一片空地阳光直射,把空调带来的寒意全部驱散,让人从心里忍不住生气。江波涛拉着他赶紧进了旁边的地下商场,空调风吹来,两人忍不住都舒了口气。

 

难得这里有茶馆,两人坐进去点了壶茶。店里没有放音乐,反倒是摆放了几把民族乐器,看样子是欢迎有人来演奏一曲。说话间就有人上去拨弄琵琶,同桌的人表演完鼓掌,一片和乐融融。

江波涛不知从哪里说起。不知道该不该说。反倒是周泽楷先开了口。

“买了新房。”

“是吗?具体在哪儿?多大?”

“很远的。两室两厅。”

“……挺好挺好。”

“你?”

“我也买了,高层,两室一厅。”

“嗯。”

 

……

 

江波涛硬着头皮开口。“原来的房子……”

周泽楷打断他。“还在。不住了。”

“啊……好。”

 

……

 

“为什么。”

“嗯?”

“为什么要走。”

“不走不行啊。”江波涛叹了口气。“不走,就走不了了。”

“……”

“那时候,我突然开始害怕了。万一呢,万一发生了什么,万一对你造成了伤害,我扛不扛得住,对不对得起你。”

“……嗯。”

“我在想,要是你因为我收到了伤害,我会怎么样。后来我发现,我想不了。我没有办法帮你抵御一切。”

“所以?”

“所以我就走了。我想,如果没有办法抵御,索性就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从源头上,确保你不会受到伤害。”

“可是,已经发生了。”

“嗯?”

“回不去了。已经这样了。”

“那……”

“一起。”周泽楷握住了江波涛的手。江波涛没有说话。他深吸了口气,慢慢吐出。

“我怕。”他闭上眼,不想让周泽楷看见他眼里的苦楚。

脸上感受到了温热的小股气流,他睁开眼,看见周泽楷离他的脸很近很近。他又闭上眼。

有什么东西扑在脸上,柔软有弹性。那东西一触即离,等他再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是周泽楷正在坐回去的身影。他起身追上了周泽楷,然后再次亲吻了他。

两个人的腿都撑在座位上显得有些尴尬,不过没人在意这些细节。他们的嘴唇相贴,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后来,江波涛的咖啡店关了。书店的店员问他,他就笑,说要回老家过日子了。周泽楷听到了总踢他,他就躲,一边躲一边笑。

 

还是回了他们共同的家,退役之后就买的房子。江波涛开门进去,一切都如往日一样。地上的豆豆沙发有个影子,桌上摊开朝下放着本书。冰箱拔了插头,橱柜里有几包饼干和方便面。江波涛开了灯,昏黄的灯光照亮了这个久违的地方。放下东西煮了两包面吃完,江波涛陷进了豆豆沙发,舒坦地叹了口气。周泽楷站着踢他的沙发,豆子滑下去,江波涛也跟着滑下去躺在地上。

 

两人打闹了一阵,便回房睡了。被子是铺好的,床上铺了一层油纸挡灰。江波涛揭下那张纸,底下还是他当年选的灰格子被套。

 

他躺进床里,叹了口气。

“回到家真好。”

 

周泽楷靠在门边看着他只露出一个头,“那你还走?”

江波涛笑嘻嘻爬起身,“以后不走了,我家小周貌美如花,我怎么舍得走呢。”

周泽楷切了一声,转身出去了。他听到卫生间的门响了一下。

 

一切都非常圆满。

 

之前分手的那几个月好像不存在。他们之间从没有隔阂,从没有分歧。

 

可能有吧,但是,这已经是小事了。

 

只要有你在身边,一切都是完美的。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