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香

【江周】Lieblingsmensch-20(下)

江波涛还是开咖啡厅。开在书店里面,每天的福利就是看书。书店的店员都跟他混熟了,平时有些新到的书也会给他看一眼进货单。他还是笑,还是一片风轻云淡。

有人给他介绍相亲,他也总是笑,三言两语打发了人家,说现在没有谈恋爱的想法。别人说了几次他都毫无反应,渐渐地,人家也不说了。

他总是准时下班,给自己做杯拿铁带走,然后就关店。跟书店的柜员打了声招呼,转身就出了店门。周末有时候会出去聚聚,或者出去玩一下。

 

更多的时候,他只是在自己的公寓里沉默着,喝着咖啡,翻开一本书。或者,翻开一本本子,拿起笔。

 

玻璃上映出他一手撑头,慢悠悠地写的样子。左边是一杯咖啡,右边是一盏台灯,暖黄的灯光下,看不清他的脸色。

 

沉默着。江波涛不爱发语音,他喜欢手指按全键盘纷飞的感觉。他也不开震动,手机亮了他就看一眼,有时回有时不回。有时他看不到,消息就这么错过了。

 

洗了澡,睡前稍微拉伸呼吸一下,然后安静地睡着。

 

没有人陪着的江波涛愈发沉默寡言起来。他大多数时候不主动在网上找人说话,而现实中却能三言两语定下之后一个周末的出行计划。

 

好多人都议论,说他可能受过什么情伤,他一笑置之。

说是伤,倒也不错。自己割裂了一块放在冷库里,却还有知觉,偶尔一抽一抽的疼。

 

放下笔,他习惯性的吹了一下本子然后合上,拿着尚未喝完的咖啡走到阳台上。路灯是不断的,星星也是没有的。

 

一切都没有什么区别。

正如他的心一样。一潭死水。

 

 

周泽楷从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江波涛。

 

他闲逛,去了不同的城市。受了旅店老板儿子的委托,前来这家书店买他基本没听过名字的书。

手机里存着书单,他翻了翻,觉得无从找起,只得问了店员。店员可能很少看到这样的顾客吧,明明网购这么方便却还是要委托别人跑一趟。她看了眼,指了指最旁的角落。

周泽楷抬头看了眼区域。社会科学与哲学。很有意思。

顺利拿了书,他付了钱,正准备走时却闻到咖啡香。留下来喝杯咖啡再走吧。他想。

 

随口要了杯卡布奇诺,付钱时一抬头,四目相对。

 

江波涛没有收他的钱,他苦笑了一下收回了手。一切都好,气氛完全是最凝固的那一种。

 

他拿了拿铁走,回到旅馆时老板的儿子迎上来接过书,却盯着他手里的咖啡杯看。周泽楷懵了下,转过杯子。

 

电话号码,还有一句,好久不见。

 

真的很久不见了。周泽楷感慨了一句,随意敷衍了两句打发了那少年,拿着杯子回到房间。

江波涛的字好了许多,在杯子上都能写得整齐漂亮。周泽楷感慨了一句,拿起笔顺手在旁边也写了遍好久不见。

两行字排在一起,一样的潇洒整齐。

 

周泽楷不知该不该笑。他喝了一口咖啡,还温热的咖啡奶味十足,却是缺了分甜味。

 

最后他还是掏出手机,点开微信,搜索了这个号码。

 

江波涛的新号跟之前他印象中的旧号完全不一样。之前那个旧号,充斥着他们俩的花式合照,各色玩乐,甜甜蜜蜜喜气洋洋。

现在这个号,反倒是透出种孤独感。朋友圈都是一个人的家具,一个人的旅行,滤镜一律冷色调。为什么呢,周泽楷想。这一切不都是你造成的嘛。

 

他加了这个新号。许久没有回,他也就放下了手机,洗漱睡觉。

 

第二天一早醒来。江波涛回了,约他出来聚聚。他应了,正如他应下大部分约他的人。

 

在家淮扬菜馆,周泽楷和江波涛又坐在了一张桌前。时光回转,如何问话才是最合适的。

 

两人许久没有说话。终于,江波涛开口。

 

“昨天的咖啡……喝得惯吗?”

“还行。”

“那就好。”

 

……

 

“你……过得好吗?”

“还行。”

“……好。”

 

……

 

“还……还好吧,自己出来玩玩。”

“咖啡店给了阿青?”

“嗯。”

“挺好的,我之前也那么打算。”

 

三言两语,近况便说完了。生活简单,便也没什么记得住的。

 

生活缺失了色彩。

 

真的,好久不见了呢。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