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香

【江周】Lieblingsmensch-15(上)

Mach ich dir was vor, faellt’sdir sofort auf.

让我为你做些什么,让你立刻将视线落在我身上。

 

上回说到,周泽楷主动提出要去江波涛家。

 

江波涛愣了两秒,回答:“我们不是住在一起的嘛。还是说,你要去我爸妈家?”

 

周泽楷点点头。

 

江波涛想想,爽快地答应了。“再过会儿,等夏休期我就带你回去。我们到时候多住几天。”

 

周泽楷点头,然后直起身子,越着桌子凑过去,亲了江波涛一口,立刻缩回来。

 

江波涛看着他耳朵尖发红,笑意就越来越忍不住。最后笑出了声。

 

“笑屁。”周泽楷白了他一眼,嘴角也忍不住上弯,率先起身走出包厢。江波涛紧随其后,在前台潇洒刷了卡。

 

 

他们两个手牵着手,上了车。周泽楷坐在副驾驶。一路无话。

 

到了宿舍,江波涛没开进停车场,倒是在楼底下停了。

 

“有个东西在后备箱。小周你帮我拿上去呗。”

 

周泽楷下车,翻开了后备箱。

 

是夏洛克。

 

是江波涛爸妈。

 

是刚才的那一大捧白玫瑰。

 

被闷了一路的白玫瑰有点蔫了,但是花都是盛放着的。

 

江波涛冲后面笑了笑,“麻烦小周啦。”

 

周泽楷捧起那一大束,走向宿舍。江波涛目送他进门,笑着开走了。

 

 

周泽楷才发现自己捧着束花在轮回所有队员以及小半工作人员的宿舍走廊里走是多大的一条风景线。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刚进门,吕泊远就从电梯里出来。

 

“呀,周队,你怎么捧这么大束花呀。”吕泊远也不知为什么,嗓门突然特别大。

 

“嗯,江送的。”周泽楷想赶紧结束聊天,回房间。

 

“哇塞,江副队送你这么大束花呀。我看看,还是白玫瑰呢。”吕泊远堵着不动,身体转过去冲着楼上吼。

 

      太明显了。周泽楷把脸藏在花后面,然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哪儿哪儿?”不出所望,打开门的声音,然后孙翔杜明穿着拖鞋就跑了下来。

 

      三个人迅速围住周泽楷,齐声“哇~”了一声。

 

      “快快快上去,讲讲。昨儿还说不知道江副假期要干嘛,今天就捧着花儿回来啦。”杜明在后头嘀咕。

 

      周泽楷听到了,忍不住笑了一下。他昨天是真的不知道。

 

 

      反抗无效,周泽楷被直接拖进楼层的会议室。这是个开派对说闲话的地方,大家习惯了一有事情就进会议室谈。

 

      今天一进会议室,周泽楷发现方明华早就坐在里面了,手里端着摄影机。明显是串通好的。

 

“周队,麻烦你给讲讲,江副是怎么计划你的一天的?”他含笑冲着门口的周泽楷说。

 

他直接被拖到主位上坐好,手里还捧着花。孙翔杜明吕泊远飞速坐下,四个人各坐两边,比平时开会还认真。

 

方明华抛了个眼神给杜明,杜明立刻起身接过花束,恭恭敬敬放在一边。

 

周泽楷无奈开始讲。

 

从他收到消息回父母家吃饭,然后意外收到快递包,再到无聊的话剧以及日料自助。他就干巴巴讲了一天的行程,队员们还是一直捧场,讲完了之后集体鼓掌,各个都满意点头。

 

他想想觉得不对,江波涛怎么什么都知道?还全部安排好了?

 

  方明华建议他回家,父母也发了消息,他们都知道。

 

这群人不会都知道吧?就我一个不知道?

 

他一拍桌子站起来,摆出队长的威严,虽然他平时也没多少:“说,都知道吗?”

 

队员毫无压力理解了他在说什么,“都知道。”

 

 

周泽楷只想骂脏话。瞒得够严实啊。

 

“哼。”他抛下一个字,迅速转身回了房间,然后上了锁。


-------------------------------

嗯。

评论(4)

热度(38)